歡迎進入瀟灑女性網

              關鍵詞不能為空

              星座八卦

              導航

              夫妻兩人都出軌怎么辦(兩對中年夫妻交叉出軌釀血案)

              網絡整理
              小林

                今天是一個關于兩對夫妻交叉出軌釀血案的故事。其實,人到中年,婚姻生活逐漸平淡,自然會受到外界各種不同的誘惑,在這種情況下,你是會堅守對婚姻的承諾,還是滿足一時的私欲呢?希望今天的故事能給大家一點啟示。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2月8日,青島市相繼發生兩起刑事案件:先是該區一居民汪媛媛在家中被人勒死;接著,離汪媛媛家不遠的一對夫妻許明堂與于雪梅,遭人砍殺。就在出警時,110指揮中心接到一名男子打來的電話,我殺人了,你們來抓我吧!

                報警男子名叫張培信,是當地一家小裝修公司的老板。當天的兩起刑案均系他所為。警方訊問其作案動機時,張培信稱妻子汪媛媛與許明堂有染,他系激憤殺人。但警方在深入調查過程中卻發現,張培信與許明堂的妻子于雪梅也發生過“不正當關系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9月中旬,張培信外出辦事時,碰到了妻子汪媛媛的閨蜜徐萍。聊天中,徐萍隱晦地提醒張培信,汪媛媛可能跟別人有事。張培信只覺心里堵了一把亂草。有啥事就直接說,你也別瞞著我了。案發后,據徐萍透露——

                一周前,汪媛媛到我家里玩。她直言不諱地告訴我,她與許明堂好上了。我大吃一驚,趕緊勸汪媛媛跟許明堂斷了。誰知,汪媛媛卻不以為然。

                跟自己生活了20年的妻子竟然出軌,而且還是跟自己的朋友,張培信只覺得受到了雙重的背叛,他的心不免一陣絞痛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張培信起初在一家工廠當工人,與汪媛媛結婚,先后生下一女一子。后來,張培信辭職辦起了裝修公司,很快在業內闖出了名堂。2018年初,張培信為擴大公司業務,將招人的任務交給了汪媛媛。經朋友介紹,汪媛媛認識了于雪梅。兩個女人也逐漸成了“閨蜜”。時間長了,張培信也認識了于雪梅的老公許明堂。兩家人經常來往,關系一直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張培信經常在公司忙到很晚,為了方便休息,也為了照顧上學的女兒張琪,他在2018年底在公司附近買了套一室一廳的房子。房子裝修完畢后,張培信想一家人搬到新屋居住,卻遭到了汪媛媛的反對,這么小的房子,一家人怎么擠得下?無奈之下,張培信便和女兒搬進新居,汪媛媛和兒子張瑋還住在原來的房子中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在張培信埋頭打拼時,他聽到有人傳言汪媛媛和許明堂好上了。起初,他不以為然。如今,徐萍的一席話,顯然證實了妻子出軌的傳言。張培信心情煩躁,把自己灌了個大醉。酒醒后,張培信又給幾個朋友打電話,旁敲側擊地詢問,所有人給出的答案都是一樣的:他可能被戴了“綠帽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10月,他忙完了手頭的事情,準備和妻子好好談談。據調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回家后,張培信幾次想跟妻子挑開來談,卻始終鼓不起勇氣。一天,汪媛媛叫了于雪梅到家里玩。下午,汪媛媛突然接到一個電話,說姐姐那里有點急事,要她過去幫忙。汪媛媛走后,就剩下于雪梅和張培信在家。當時雖已入秋,可午間的天氣還是有些炎熱,于雪梅穿的衣服比較薄。見于雪梅這個樣子,一個念頭突然涌進張培信腦海中:你老公跟我老婆亂來,我也給他戴個綠帽子解解氣。于是,張培信先是用語言挑逗于雪梅,繼而動手動腳,于雪梅卻沒反抗,這給了張培信鼓勵,兩人隨后發生了關系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瘋狂過后,悔恨如潮水般涌進張培信的心里。汪媛媛和許明堂的曖昧,畢竟自己沒親手抓到把柄,而自己卻是真的和別的女人上了床。不久,他從朋友處獲悉,汪媛媛和許明堂來往越來越頻繁,經常在公共場合打情罵俏。張培信原以為“報復”了對方,但現在看來并未達到“心理平衡”的目的。據張培信的女兒張琪講述——

                我爸爸那段時間成宿成宿地喊頭疼、胸悶,難受的時候,他便使勁捶打胸部和頭部,還放聲大哭。我被父親嚇得不行,追問原因,他卻不肯說。我勸他去醫院看看,他也不肯去。我說打電話給媽媽,他則厲聲制止。

                張琪逼著父親去醫院看病,醫生診斷是心情低落所引發的癥狀,并無大礙。當晚回去,張培信喝得酩酊大醉,再也按捺不住,將汪媛媛出軌的事和盤托出,怕女兒低看自己,他隱去了自己與于雪梅之間發生的一切。張培信給女兒看自己起草的離婚協議書,張琪跟父親商量先由自己去勸母親,若她肯回頭,就給她一次機會。張培信答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轉眼就到了農歷臘月,張培信幾次想和汪媛媛談,可她要么把話題岔開,要么說兩句就借故走開。女兒張琪那邊的說服工作也毫無進展。案發后,據張培信供述——

                2月7日深夜,我心里堵得慌,便搖醒妻子。汪媛媛被吵醒后一臉不耐煩,看她這態度,我郁積許久的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,你不就是看上那個姓許的了嗎?他有什么好?汪媛媛也火了,站起來指著我的鼻子就罵,我就是看好他了,看你就夠了!我氣得渾身發顫,一把將她摁在墻上,你和許明堂到底干沒干那事兒?汪媛媛說,干了好幾回呢,你不是還和許明堂的老婆干過一次嗎?

                汪媛媛的話讓張培信大吃一驚,她是怎么知道的?原來,當天他和于雪梅的“出軌”是許明堂和汪媛媛精心設計的!據調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許明堂和汪媛媛好上后,覺得事情早晚會被張培信知道。思來想去,汪媛媛提議,讓于雪梅和張培信“在一起”,這樣大家半斤八兩,互不追究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0月初的一天,許明堂趁孩子不在家的時候,向于雪梅坦白了他與汪媛媛的孽情,并謊稱此事已被張培信知道了,張培信要殺了他。若于雪梅跟張培信“干”一回,張培信消了氣,就不會再為難自己。于雪梅經不住許明堂的軟磨硬泡,最終答應了丈夫的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  10月中旬的一天,汪媛媛趁張培信在家的時候,故意把于雪梅叫到自己家中,后又借故匆匆離開,給張培信和于雪梅制造機會,最終促成了“丑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張培信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“出軌”背后的真相竟如此不堪。他沖到鍋臺邊拿起一根紅色布繩,回到臥室抓住汪媛媛就往她脖子上勒。不知過了多久,張培信才放開了拉繩子的手。妻子死了,可她的情夫還活著。張培決定去執行最后的報復。他從臥室的掛歷底下掏出一把匕首,抓了一把滑石粉放在一個塑料袋里,抱起年前許明堂送來的一箱酒,向許家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聽到有人敲門,于雪梅發現是張培信,手里還抱著一箱酒。她客氣道,來玩就是了,還拿什么東西啊?張培信則沉著臉說,這是年前許明堂送的酒,他的東西我不要。當時,睡眼惺忪的許明堂剛穿好衣服,不料突然一把粉末揚了過來。張培信罵了一句,我讓你不是東西,便一刀子捅到許明堂胸部。

                許明堂跳下床就跑,但張培信幾步追上,對著其后背又是幾刀。于雪梅跑過去抱住張培信往后拉,被張培信隨手戳了幾刀。張培信指著她怒吼,你再拉我,連你一塊捅!于雪梅趕緊跑到離自己家僅百米左右的姨父許國江家中求援。許國江趕了過去,喊了許明堂幾聲,見沒反應,便把手伸到他鼻子下試了試,發現還有呼吸,便趕緊撥打120求助。

                經搶救,許明堂撿回了一條命。經法醫鑒定,許明堂頭、胸部多處創口,部分胸椎椎板骨折,其損傷已構成重傷二級;于雪梅左前臂及雙手部多處創口,系輕傷;而汪媛媛卻因被勒壓頸部窒息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法院審理后認為,張培信故意殺人,手段殘忍,依法應予嚴懲;但其作案后主動報案,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,依法構成自首;張培信積極賠償被害人許明堂和于雪梅的經濟損失,取得被害人許明堂和于雪梅的諒解,也取得被害人汪媛媛親屬的諒解,依法對其犯罪行為可從輕處罰。因此,一審判處張培信有期徒刑15年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多數中年夫妻,婚姻都會有一道“疲憊期”的“坎”要邁過,但這不能成為出軌與背叛的理由;橐龅幕侵艺\和信任,一旦遭到破壞,必然會反噬。只要夫妻雙方共同努力,修復因各種原因而導致的婚姻裂痕,就一定能在恪守法律與道德的基礎上,讓婚姻永葆活力。如若不然,大可以提出離婚,等一切塵埃落定,再開始一段新的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 。ㄒ虮Wo當事人隱私,人名、時間和地點均做了處理)

                以上就是關于《夫妻兩人都出軌怎么辦(兩對中年夫妻交叉出軌釀血案)》的答疑相關內容,希望能夠解決大家的疑惑,今天就介紹到這里了,如有更多疑問,請移步至百科答疑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    闺蜜玩我奶头玩到p喷水视频